仅30天 日本三件国宝曜变天目同期展出

  • 时间:
  • 浏览:6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陈小利

  原标题:仅30天!日本三件国宝曜变天目同期展出:一生一次的邂逅

  全世界仅有三件半宋代曜变天目存世:半只出土于中国杭州,三只传世品,全部收藏于日本,均被列为日本国宝。

  其中,静嘉堂、藤田美术馆的“曜变天目”盏每隔数十年才展一次,而大德寺龙光院的曜变天目则作为佛器来保存的,几百年来从未换过主人,极少公开展示,也是最少露面的一只,就连2003年日本NHK电视台拍摄曜变天目纪录片时,也只给了几张模糊的照片。

  

  今年3月到6月间,这三件国宝曜变会分别先后在滋贺美秀美术馆、东京静嘉堂文库、奈良国立博物馆展出,三个展览的展期有一个月(4月13日到5月19日)的重叠时间,这也是有史以来它们第一次同期对外公开展出,堪称一生一次的邂逅。

  建盏虽源自中国,但早已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自元代以来极少有人了解建窑,它是被日本人和美国人重新发现的,20世纪初才逐渐回到中国人的视野之中。建盏在日本却是家喻户晓的神圣之物,甚至几乎达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截至2001年6月,日本共计有1059件文物被指定为国宝,陶瓷只有14件,其中中国古陶瓷就占了8件。而在这8件中国古陶瓷中,建盏就占了4件:3件曜变盏、1件油滴盏。

  

  为什么这样一只小窑口出生、黑不溜秋的建盏,逆袭成为日本国宝,而不是像汝定哥均官窑这样的名窑呢?

  从工艺方面来说,想要得到一件完整而又釉面漂亮的建盏十分不易,需要含铁量极高的泥土、原焰高温烧造等等,最终成功的一件也许是几万或几十万件中挑一。

  最圈粉的油滴盏更是因为其烧造过程中的偶发因素而珍贵。瓷器专家吕成龙通过仔细对比传世建窑油滴盏及窑地出土标本后研究发现,“有些油滴盏的周围焕发有晕彩,因此,我们可以推断曜变天目实际上是特殊的油滴盏。油滴盏是工匠在偶然中烧成的,曜变天目更是偶然中的偶然,故愈越发珍贵。”

  本期,雅昌艺术网及艺术头条带大家去日本领略国宝级曜变天目的风采,以及三家重要美术馆(家族)的其他重量级收藏。

  

  

  展期正值日本“樱花季”,在美秀美术馆观展之余,去体会一把陶渊明“桃花源记”般的怡人与遁世感。

  400年来头一回,禅风吹拂桃源境

  

  美秀美术馆的“大德寺龙光院-国宝曜变天目与破草鞋”春季展已于3月21日率先揭幕,将展至2019年5月19日,展出作品超过200件,是龙光院首次的大型展览,展览以江月和尚为中心,介绍江月和尚的交友、皈依者、法脉,及至今日龙光院的样貌。国宝级展品有曜变天目、密庵咸杰及竺仙梵僊等人的墨迹,重要文化财包括《六柿图》《栗图》(亦合称《柿·栗图》,传牧溪笔)、传马远画《山水图》、油滴天目,此外还有江月和尚所用的用品、寺庙历代传承的文物,以及仰慕其禅风而皈依信众的各类用器等。

  

  

  

  大德寺创建于日本镰仓年间(公元1325年,相当于中国元代),位于京都,是洛北最大的寺院,该寺建立之后百年,曾因战乱损毁。大德寺不是一个普通的寺院,这里的茶文化渊源很深。后来由80岁高龄的一休和尚接棒主持重建寺院,由于日本茶道鼻祖村田珠光是一休大师的弟子,也因此开启了大德寺与“茶道”的渊源。村田珠光的徒孙日本茶圣千利休(1522-1591年)和战国三杰中两人,织田信长(1534-1582年)与丰臣秀吉(1536-1598年),都曾大力襄助,促成大德寺的繁荣,并使其逐渐成为茶道中心,寺中因此收藏了不少珍贵的唐物(古代从中国传到日本的艺术品)。

  

  

  鉴于大德寺是宗教机构,它的藏品展出和场地开放比例,自然远低于为公众而建的博物馆。而曜变天目所在的龙光院,则更是神秘的所在——它是完全不公开的子院,可能是因为该院是日本战国名将黑田长政(1568-1623年)安葬之所,供奉有黑田氏历代牌位。有意思的是,在2016年佳士得纽约秋拍临宇山人专拍上那只7800万成交的油滴盏,创下建盏公开拍卖纪录,就是自黑田家传来的。

  

  

  相信很多人很多人注意到展览名“国宝曜变天目”竟然和“破草鞋”放在一起?实际上,“破草鞋”是一条著名的禅语,典出《联灯会要》,原文中有“祖师玄旨,是破草鞋,宁可赤脚,不著最好”,而龙光院历代的住持、修行者,踏破草鞋四处布教的精神,和国宝同样是无价之宝。该盏内敛含蓄,深藏不露的反差感,被认为有“幽玄之美”,也符合禅宗“般若为本、以空摄有、空有相融”的教义,难怪会被当成神圣的佛器供奉。

  

  

  口径:12.1cm 高度:6.6cm足径:3.8cm 碗内有使用过的痕迹

  

  

  除了有龙光院的曜变天目,美秀美术馆本身也馆藏了一件曜变油滴,而且很少对外开放,今次参展,值得留意。日本古陶瓷研究权威小山富士夫曾评价此盏时说:“大佛次郎氏所藏(现为美秀美术馆藏)的曜变建盏内外布满油滴,内面部分浮现出大小不同的结晶,而其周围稍微隐现出日晕状的光彩与其他几个油滴曜变一样,可称为准曜变或亚曜变”。1953年被日本政府认定为重要文化财产。

  

  江户时代宽永十二年(1635)江月宗玩题词、狩野探幽绘《江月宗玩顶相》(局部)。?MIHOMUSEUM

  

  3月21日~4月21日展出 ?MIHOMUSEUM

  龙光院这只曜变天目,相传明代万历年间传到日本,曾为龙光院开祖江月宗玩和尚所有,1606年开始为镇院之宝,1951年被认定为国宝。江月宗玩(1574~1643年)人称宗玩和尚,生于富贵之家,为著名茶师津田宗及的儿子。二十七岁请住龙光院,许多文化名流集于其下,包括黑田长政、稻叶正胜、正则父子、松浦隆信等武将,高松宫好仁亲王、小堀远州、松花堂昭乘等一流文化人,是宽永文化的发祥地。江月和尚还是一位精于书画鉴赏的人,他将经眼的墨迹逐年抄录下来,并注明收藏者、裱装形制、流传经纬、真伪情况等,共计48册,书名为《墨迹之写》。有学者推断,龙光院的曜变天目原持有者可能是江月和尚之父,著名的茶人津田宗及。

  

  ?MIHOMUSEUM

  

  在日本,书画作为茶室挂轴的一种,受到日本茶人的推崇。在室町时代及安土桃山时代初期,茶道界主要使用中国禅僧的墨迹,日本禅僧墨迹在桃山时代开始使用,至江户时代成为主。此次展览展出《法语·示璋禅人》是宋代密庵咸杰和尚写的警示法语,不但是日本国宝也是现存唯一的密庵咸杰墨迹。

  

  

  天目台为琉球16~17世纪,传为津田宗及、江月宗玩旧藏,日本重要文化财

  ?MIHOMUSEUM

  

  津田宗及、江月宗玩旧藏 ?MIHOMUSEUM

  

  ?MIHOMUSEUM

  

  藏日本龙光院,被定为日本重要文化财

  ?MIHOMUSEUM

  这次美秀美术馆展览书画部分最大的亮点便是牧溪的《六柿图》和《栗图》。牧溪,中国南宋时代的禅僧画家,佛名法常,关于其生平文字记载特少,一个谜一样的人物。他在中国籍籍无名,甚至不受好评的画僧,却以其“清幽”、“简当”、“不假妆饰”,在日本获得了远胜于故土的声望、尊崇与知音,被尊崇为“日本画道的大恩人”,可谓“墙内开花墙外香”。

  《六柿图》是牧溪水墨花鸟代表之作,也是世人公认的禅画中经典之作。美术史者李霖灿曾说:“宇宙可以过去,但牧溪笔下的这几枚柿子却会万古长存。每一个观众都会一见不忘,留下永不泯灭的印象,这正是‘人生短、艺术长‘’的最好注脚。”虽不过只是六个柿子,但是其墨色浓淡的氤氲变化,真是不可端倪,其排列,其错综,一一都洞见作者之深邃用心,却又像自自然然,全是天机流行。牧溪《六柿图》借助素朴的笔墨呈现了深邃而澄明的悟境,传达了万象本空、性相不二、物我一如的生命体悟。作为一帧早期的实践性水墨写意绘画,《六柿图》的价值和意义不可估量。

  

  藏日本龙光院,被定为日本重要文化财 ?MIHOMUSEUM

  此画叶子用没骨法和破墨法绘制,栗子则用湿中见干的淡墨点染,单纯的墨色竟能幻化出如此丰富的视觉感受,不能不说是艺术的创举。

  除了大德寺龙光院的宋代曜变天目,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和藤田美术馆的宋代曜变天目都曾被买卖过。

  

  

  

  口径:12cm高度:6.8cm足径:3.8cm 图片来源:静嘉堂文库美术馆

  传承:德川将军家(柳営御物)→淀藩稻叶家→小野哲郎先生(三井)→岩崎家(三菱)→静嘉堂文库藏

  静嘉堂藏的这件,是三件中最为绚丽的,被称之为“天下第一碗”、“碗中宇宙”。原来是德川将军家(柳営御物)收藏,德川幕府将军赐给小田原藩主稻叶美浓守正则,后由稻叶美浓守正则家代代珍藏,稻叶天目的名字也由此得来,1918年入小野哲郎先生,再到岩崎小弥太氏所有,最后为静嘉堂文库美术馆收录。据记载,在1924年岩崎家族在拍卖会上以16.7万日元购得这只盏,相当于125公斤黄金,这在现在也绝对是个天价。叶喆民曾在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这件曜变天目碗,捧在手上看,说“宝光焕发,曜然夺目”,“特别是三五成群的油滴斑周边形成一圈圈蓝绿色的光环,光彩四溢,精彩异常”。

  

  口径:13.6cm高度:6.8cm足径:3.6cm

  

  

  

  藤田美术馆的曜变天目也曾被德川家族收藏过的,由德川家康到德川赖房,1918年藤田平太郎以53800日元购得,相当于40公斤黄金,现藏于藤田美术馆。值得注意的是此件器物内箱盖上有金粉书“御茶碗曜变”,外箱盖上亦有黑漆书“御茶碗曜变”,可见它曾受王公贵族之追捧。

  

  其中,德川赖房(1603年9月15日--1661年8月3日)是德川家康的最后一个儿子,乳名为鹤千代。在鹤千代出生的这一年,德川家康被任命为征夷大将军,并开创了德川幕府。由于是家康当时宠爱的侧室所生,老来得子(61岁),事业上又如此成功,因此家康非常宠爱鹤千代这最后一个儿子。年仅九岁的鹤千代在后水尾天皇即位的大典时随父亲家康上洛(前往京都朝拜天皇),并且在京都元服(成人礼),正式改名为“赖房”。

  元和二年(1616年),父亲德川家康逝世,享年75岁。家康在死之前,把剩下的一个曜变天目盏也给了他,附带条件是永远屈居第二位。而赖房的后代,即是水户德川家的历代当主(水户藩藩主),将世世代代为德川幕府副将军。

  藤田美术馆向来低调,直到2017年3月佳士得纽约亚洲艺术周藤田美术馆专场狂揽18亿元,大家才注意到它。

  

  在拍卖结束后,藤田美术馆便宣布闭馆休整,预计在2022年重新开放。此次奈良国立博物馆的“国宝的殿堂 藤田美术馆——曜变天目茶碗和佛教美术之光”是重开以前将其收藏的所有国宝与重要文化遗产汇聚一堂的大规模展览,共计128件展品,馆藏9件国宝全部参展,全面呈现了茶道具、水墨画、书法、能乐装束、绘卷、佛像、佛教绘画、佛经、考古资料等囊括多个方面的藤田藏品。

  特别值得关注的国宝有:禅僧如拙《柴门新月图》、反映12世纪日本绘画特征的《两部大经感得图》、历经千年保存完好的平安时代木制佛功德莳绘经箱。展览分为前期(4月13日~5月12日)与后期(5月14日~6月9日),前后展品将有更换。

  

  图片来源:藤田美术馆官网

  创作于1405年的《柴门新月图》是日本现存诗画轴中最古的作品,深受中国水墨画影响,传为如拙和尚的代表作。如拙是相国寺的画僧,生卒年不详。有关他的身世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说他是明人,另一说他是日本九州人。

  《柴门新月图》的画面上,有玉蜿梵芳以降为代表的十八位高僧的题赞诗,各自表现出思友之情。借助诗词的意境来表现的诗画轴,日本又称之为“诗意图”。根据玉蜿梵芳的序言得知,绘画的题目是取自于盛唐诗人杜甫《南邻》的诗句“白沙翠竹江村暮,相送柴门月色新”。整个诗是以山庄访隐图和江村送别图的意境,画面在“白沙”、“翠竹”,明净无尘的新月掩映下,显得格外清幽。

  

  上面抄写了百人一首的和歌集,中间没有切断的完本,书法流畅优美,墨色如新,作为假名书法的范本受到尊重。

  

  国宝 藤原宣房手书大般若经(鱼养教,药师寺经)387卷 图片来源:奈良国立博物馆

  年代最早的大般若经,是公元8世纪的奈良写经,从药师寺传来,原来全600卷,现有387卷收藏在藤田美术馆,是典型的唐代风格写经,上面写着“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和敦煌出土的唐代经卷高度相似,书写精细,保存得也好。

  

  国宝《玄奘三藏绘》,日本镰仓时代(14世纪),前期展出卷一卷二,后期展出卷三卷四 图片来源:藤田美术馆官网

  说到玄奘,不能不说日本绘卷史上的传奇作品《玄奘三藏绘卷》。这幅作品据推测,是镰仓时代日本宫廷画师高阶隆兼的作品,全本12卷,长达一百多米,完整地展示了唐三藏从出生到往生全部事迹,堪称是辉煌壮丽之极,是世界艺术史上的名作。唐三藏的法脉“法相宗”在中国早年中断,但是在日本兴福寺还有传承。这幅绘卷以前是兴福寺大乘院秘不示人的宝物,只有每次新门主继任的时候,才能打开一次,欣赏祖师的风范。

  

  

  另一支在中国断绝法脉而在日本留下的,是唐代密教真言宗。藤田美术馆收藏了1136年绘制的两幅《大经感得图》,其中一幅描绘的是唐代密教国师善无畏和《大日经》的故事,另一幅是龙树菩萨参拜南天竺铁塔时,曾以七粒白芥子打开铁塔,进入塔中。在塔中,龙树菩萨有幸见到金刚萨埵显净相,自金刚萨埵处得《金刚顶经》等秘密教授,后修成正果。画面上唐风宛然,一座高塔古韵十足。这两幅古画来自于奈良内山永久寺,1870年代,由于毁佛运动,古寺被毁,只有这两幅大画被藤田传三郎保护了下来。

  藤田美术馆的收藏始于藤田传三郎(1841 - 1912),他过世后藏品传给两个儿子藤田平太郎和藤田德次郎,财团法人藤田美术馆于1951年设立,1954年正式开馆。

  

  藤田传三郎(Denzaburo Fujita),字号香雪,早年跟着家族从事酿酒业,1878年创立了藤田传三郎商社,专门为陆军省定点生产相关的军需物品,大发横财,实力上升到与三井、三菱两大集团并列。1884年,藤田传三郎买下小坂矿山,1885年出任日本商法会议所总裁,控制大阪股票交易所,1887年在海上围海造田创办了藤田农场,并在明治时代的关西财界中取得了举足轻重的地位。短短几年成功创办大阪纺织(东洋纺织前身)、阪堺铁道、大阪商品交易所、宇治川电气等企业,开始多元化经营,它奠定了今天日本许多著名公司的前身。

  在实业上大获成功,藤田传三郎转身投入艺术品收藏,极高的艺术鉴赏力和充沛的资金换来的是难以估量的重要艺术藏品。据说藤田三郎从年轻时开始就对古美术造诣很深,特别是对茶具的鉴识眼力卓越。在茶道中,在武士小路千家第11代家元一指斋获得了最高水平的传授,此外还在宅邸里设置了舞台和茶室。

  

  2017年佳士得纽约“藤田美术馆专拍”中的六件《石渠宝笈》著录的绘画手卷,拍卖行在翻阅检查画作时,在画箱底部的包装纸中发现夹带了一个信封,信封里的一张字条记录了民国四年(1915年)醇亲王府管事把这6件手卷售卖给日本山中商会的凭证。

  在古董收集方面,藤田传三郎的不惜重金被称为关西第一,收藏古美术品一直持续到去世前。同很多日本有钱的家族一样,在他们经济好的时候大量收藏,藤田美术馆的馆藏多是战前购买,主要时间段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正逢乱世,当时许多大名世家和庙宇神社都在苦苦支撑,它们有的凋敝破落,有的甚至还要贱价变卖艺术珍玩。藤田传三郎曾与两名具传奇色彩的本地古董商合作,山中商会专为藤田家族购藏中国艺术品,而谷松屋或户田商店则是他收藏日本艺术品和茶具的御用古董商。值得一提的是山中和户田两家曾经联姻,户田津由子的丈夫正是著名的山中吉郎兵卫之长子龙太郎。

  

  藤田当时购藏的许多作品,均是穷寺古庙变卖的家当:1906年,他购入一尊奈良兴福寺的木造地藏菩萨立像。此像出自十三世纪名雕塑家快庆,现已名列重要文化财产。同年,益田孝在一天之内购入六十尊兴福寺的十二世纪千座观音小像,并把其中五十尊转让予藤田,而藤田在同一时期也买下三尊八世纪初的泥塑雕像,它们俱属于奈良法隆寺宝塔内地下的一批泥塑。

  

  这件明代交趾大龟香合是藤田美术馆的创办人腾田传三郎生前最后收藏的一件大名品。此件香合原为日本著名茶道家松平不昧旧藏,其后在澱藩的稻叶家族和神户的生岛家代代相传,附带的盘子上有日本茶圣千利休的花押(签名),后于1912年被送入拍场。而此时,藤田已经重病躺在病榻之上。开拍时,第一口叫价7万3千日元,藤田立即命其代理人直接一口以9万日元的的价格拍下,创下当时的最高纪录。十天后,藤田病逝。

  藤田传三郎死后,藤田家的藏品曾在昭和初期进行过三次售卖,现多收藏在日本各地的美术馆中。尽管如此,藤田美术馆仍藏有包括9件国宝、52件重要文物在内的数千件珍贵藏品,可以想象藤田家藏品全盛时期的规模之大。

  其他重要展品

  

  

  

  《源氏物语绘词》是以日本长篇小说《源氏物浯》为蓝本绘制而成的连环画,原有10卷,共80一90幅画,每幅都是小说中最重要的一段,现在被分割成几段,藤田美术馆流传着词书五段、绘画五段。每幅画都采用了从上向下斜视的透视方法来进行构图,每幅画的主色调是依照主题而设计,对不同人物的身份及场面采用了不同的色彩。

  

  佛功德莳绘经箱,日本平安时代(11世纪),前期展品 图片来源:藤田美术馆官网

  

  展期:5月14日~6月9日 正仓院也有一类似挟轼,此物早期作品,十分难得